历史趣闻

杜甫为啥在穷困中度过一生

作者:大事记 来源:大事记 我要评论(0) 浏览(49)

按理说,杜甫是个读书人,他能写诗,还有抱负,混个温饱是不成问题的。但这也过着常常挨饿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杜甫一生基本上是在穷困中度过的。他的妻子和孩子也大都过着“不爨(cuàn)井晨冻,无衣床夜寒”、“男呻女吟四壁静”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理说,杜甫是个读书人,他能写诗,还有抱负,混个温饱是不成问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,他身体很好。他在《百忧集行》这首诗中说过:“忆年十五心尚孩,健如黄犊走复来。庭前八月梨枣熟,一日上树能千回。”这样好的身体种地也不至于过着常常挨饿的生活。况且他还懂种植药材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杜甫的诗歌中不乏记录他生活的诗句。从这些诗句中,我们可以看出他的一生基本上过着“寄生”的生活,就是靠人的资助。并且他习惯也乐于接受他人的资助。他离开人家的资助就无法生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宝五载,也就是公元746年,他由洛阳来到了都城长安,而且在长安呆了十年。这十年杜甫的生活是如何度过的呢?“朝扣富儿门,暮随肥马尘。残杯与冷炙,到处潜悲辛。”也就是腆着脸跟着达官贵人、富二代混,靠他们的残杯、冷炙过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他迁居于长安南十五里的下杜。他选择到下杜居住,就是得到老朋友、任国子司业的苏源明的资助。在下杜居住期间,苏源明也常常给他酒钱。

        756年5月,由于战乱,他从奉先(今陕西蒲城)拖家带口逃到白水(今陕西白水县南)。为啥要逃到这里呢?因为他的舅舅崔顼任白水县尉。

        几经飘泊,他去了剑南,也就是今天的成都。他之所以要千辛万苦地到成都,是因为他的表弟王十五司马在剑南。他到成都才49岁。

        杜甫在成都留下了有名的杜甫草堂。但是这个草堂完全是在他人资助下修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明代学者陶开虞说:“子美草堂有四:其一在西枝村,未成,一在浣花,一在西,一在东屯。初营成都草堂,有裴、严二中丞,高使君为之主;有徐卿,萧、何、韦三明府为之圃;有王录事、王十五司马为之营修。大官遣骑,亲朋展力,客居正复不寂寥也。 ” 这几位分别是裴冕(成都尹、剑南川西节度使)、严武(成都府尹兼御史大夫、充剑南节并史)、高适(彭州刺史)、萧实、何邕、韦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陶开虞的猜测,而是有杜甫的诗为证。比如,《诣徐卿觅果栽》《从韦二明府续处觅绵竹》《萧八明府实处觅桃栽》王十五司马弟出郭相访兼遗营草堂资》等。

        杜甫在草堂度过的几年,几乎是靠人资助过日子。并且有人资助,日子就过得安逸;无人资助,日子就过得凄苦。760年夏天,杜甫心情很不错的写下了《江村》。我们在这首诗里,可以看到成都草堂环境优雅,他生活安适,其妻、子也自得其乐。“但有故人供禄米,微躯此外有何求。”悠然自得的生活跃然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在这个夏天,他又同时写下了和《江村》截然不同的《狂父》。这首诗就写了他断了资助的生活:“厚禄故人书断绝,恒饥稚子色凄凉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与严武是最要好的朋友。因此严武成了他在成都最重要的经济来源和依靠。严武一来到成都,就携酒到草堂访杜甫。还资助杜扩充草堂至“有竹一顷余”。742年7月,严武入朝。他也离开草堂,到了梓州(今四川三台县)。

        764年春,杜甫携家在阆州,准备经长江三峡离开四川。这时,严武再次入成都尹兼剑南节度使。于是,他又返回成都草堂。在返回的途中,他写了《将赴成都草堂途中有作先寄严郑公五首》。其中第四首云:“常苦沙崩损药栏,也从江槛落风湍。新松恨不高千尺,恶竹应须斩万竿。生理只凭黄阁老,衰颜欲付紫金丹。三年奔走空皮骨,信有人间行路难。”字里行间,可以看到杜甫:有这位大官朋友的资助,便可重整草堂,安然生活下去的欢喜心情。严武病死后,杜甫没有了依靠,不得不东下夔州(今四川奉节县)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夔州,杜甫得夔州都督兼御史中丞柏茂琳“频分月俸”的资助。因此,他在西买得果园四十亩,并主管东屯公田一百顷。

        杜甫有个特点,就是生活陷入困境,就主动找人讨要。760年秋天,杜甫的生活又不好过起来。于是,他便写了《因崔五侍御寄高彭州一绝》向高适求救济。诗云:“百年已过半,秋至转饥寒。为问彭州牧,何时救急难。”呵呵,直直白白、理直气壮地要,而且还有点责怪和埋怨的意思怎么还不给我钱物啊。

        768年3月,57岁的杜甫飘泊到了江陵。因为老友李之芳在此。可是同年秋天,李之芳不幸病死。杜甫的生活一下子失去了依靠,只得沿江东下。暮冬抵达湖南的岳阳。杜甫入湖南,意在投奔老友衡州(衡阳)刺史韦之晋。可是当他到达衡州时,韦之晋已改任潭州刺史。于是,又折回潭州。岂料韦之晋病殁。没了去路的杜甫只得呆在泊在潭州的船里。770年4月,在郴州任刺史的舅父崔玮,写信邀杜甫前去。杜甫再度南下,到了耒阳,遇江水大涨,只得泊舟方田驿。五天没有任何食物填肚子。幸亏耒阳县令聂某送来酒肉,才没有被活活地饿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种依赖他人生活的生存方式,尽管杜甫有时生出强烈的屈辱感,但是他基本上是愿意这样的,心满意足。他在《江村》中就表明了这种心迹:“但有故人供禄米,微躯此外有何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为什么要取这种生存方式呢?他说过,“平生懒拙意,偶值栖遁迹”,“我衰更懒拙,生事不自谋”懒和笨拙,使他不能自谋生活,养家糊口,只能过靠人接济的生活。要我说,懒和拙,只是表面现象,根本的原因是,出身官宦之家,又是读书人的杜甫,不屑于或者说是耻于劳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生存观是,要么做官,要么像当时的文人一样,“强将笑语供主人”来换取“残杯与冷炙”。当这两条路走不通时,便厚着脸皮受人施舍或干脆讨要了。

1.大事记网站遵循《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 不干预新闻舆论及谋取不正当利益。 2.网站资讯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。3.如果您认为本网站有帮助,请多多支持本站,请点击广告。举手之劳,予人玫瑰,手有余香!

网友评论

没有登录 Brand 不能评论 否则请刷新页面